孩子设施-但游乐园却在家长不在孩子身边的情况下让孩子进到园内-呼和浩特新闻天天看

  • 时间:

杨紫荷叶边半裙

資料圖:孩子玩樂的海洋球(圖文無關)。泱波 攝

孔先生:「因為家長陪同有一個陪同票,這個家長不願意去花這個錢,就說我不進,我們不讓她(孩子)進這樣也不合理。現在出了問題就把責任推到我們這邊。」

劉俊海:「《特種設備安全監察條例》我認為範圍應該進一步擴大,一定要把兒童遊樂設施囊括進來。那些現在還沒有要特別的求行政許可,或者特定資質的也應當納入到法制透明的監管軌道上來。」

近日,王女士5歲的女兒在濟南一家商場的遊樂園玩滑梯時被撞傷。涉事遊樂園規定「身高低於一米二的兒童需要家長陪同進入」,王女士的女兒身高不足1米2,但遊樂園卻在家長不在孩子身邊的情況下讓孩子進到園內,園方在滑梯上下兩端設置的安全員也沒有避免事故的發生。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認為,有關部門應儘快出台行業標準,讓從業者有規可依,讓監管不再缺位。

市民:「我看蹦床一般都沒有區分,大孩子和小孩子在一個蹦床上,如果同時摔倒,肯定就會壓到(小孩子)。」

    

王女士:「工作人員當時沒有到位,他們當時一直跟我說,不好意思,那些工作人員當時一直拿鏟子推海洋球,所以沒有到位。」

工作人員:「沒人,你要是正常孩子自己進去的話就是自己(負責),你要是找教練的話,教練就能夠保護他,你要是不找教練就孩子自己,或者你跟着大人進去。」

在重慶市的一家兒童蹦床遊樂場,記者看到,大小孩子都在同一區域玩耍,一位市民直言,自己不會讓孩子在這裏玩耍。

上個月,安徽黃山一充氣城堡頂部局部下陷,一名8歲女孩不幸身亡;3月份,河南發生塵捲風將充氣城堡掀起事件,造成2名兒童死亡、1名兒童重傷……兒童遊樂場里存在哪些隱患?又該誰來監管呢?

7月21日,王女士帶着5歲的女兒在濟南市高新區萬達廣場內的海洋球遊樂場滑滑梯。孩子被場內一個男孩撞到牙齒,造成右側門牙鬆動損傷,經過診斷,孩子一個月內不能咬合:

專家:應儘快出台行業標準,讓從業者有規可依

王女士:「就是在現場搭的一個海洋球的遊樂設施,它裏面有很陡的滑滑梯,它很高,估計得在三米左右吧。從上面滑下來非常快,不到兩秒鐘。我就是接了個電話的空,孩子就被撞傷了。聽我孩子的描述是當時有個小男孩的頭撞到她的嘴了,把她的門牙的右側撞傷了,當時滿嘴是血。」

中國之聲記者譚朕、馮志遠

這家遊樂場的店長孔先生說,正常情況下,滑梯的上下方都有工作人員在場負責引導孩子,待滑下的孩子離開后,上方的孩子才能往下滑。

兒童遊樂場安全事故頻發 引擔憂

蹦床、長滑梯、充氣城堡……正值暑假,商場、社區、公園裡的兒童遊樂設施成了孩子們歡樂的海洋。孩子們玩的盡興,但家長們也不能忽視一些隱藏在兒童遊樂設施里的安全隱患。

一段王女士提供的錄像資料顯示,當時,僅有的一名滑梯上方的工作人員雙臂交叉站在旁邊,並沒有引導干預孩子們滑滑梯,滑梯下方沒有安全人員。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小型兒童遊樂設施沒有行業標準,大部分小型兒童遊樂設施並不受《特種設備安全監察條例》的約束,生產者無需具備特定資質,經營者只需要辦理工商執照等普通證照就可以開店經營。

記者梳理髮現,近年來,因小型兒童遊樂設施事故引發的意外傷亡時有發生。上個月,安徽黃山一充氣城堡頂部局部下陷,一名8歲女孩不幸身亡。5月,河北淶源縣拒馬源廣場附近突發龍捲風,將廣場內一充氣城堡掀翻,造成兩名兒童死亡,多人受傷。業內人士表示,充氣城堡「吃人」的悲劇一再上演的背後,是行業標準滯后。

兒童遊樂場安全事故頻發,記者調查:存在哪些隱患?又該誰來監管?

記者了解到,此類兒童遊樂設施大都對兒童年齡以及身高有着嚴格的要求。王女士說,她的孩子不到一米二,但在入場的時候並沒有人詢問孩子的年齡或者給孩子量身高。對此,店長孔先生說,在他們遊樂場確實有「身高低於1米2的兒童需家長陪同進入」的規定,但執行起來有難度,這是行業內普遍存在的現象。

上個月,《充氣式遊樂設施安全規範》國家標準正式開始實施,該標準主要起草人、全國索道與遊樂設施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張勇博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充氣式遊樂設施絕大多數事故都是由大風條件下設施傾覆所導致。國家標準對設施的錨固和壓載系統提出了明確要求。在標準的規定下,充氣城堡將不再「弱不禁風」。

中國之聲記者調查發現,兒童遊樂場將兒童安全責任全權交由家長的情況並不少見。在哈爾濱市一家兒童滑冰場內,除了一名教練之外,並沒有其餘安全管理人員。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冰場內只有教練,只有花錢購買服務后,教練員才能提供保護,200元「教練使用費」,保護半小時,否則一切安全責任只能由孩子或者家長負責:

今日关键词:中国女排五连胜